手机版   |   最新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如意新闻网 > 鞋包配饰 > 正文

大二学生靠卖鞋月入2万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6-26 手机版

宠妃使用手册,www.csj.sh.gov.cn,薄荷

一个月流水超过200万,月收入2万-3万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小陈的支付宝账单,记者很难相信现在的球鞋市场已经繁荣成这个地步——兼职做“鞋贩子”足以让一个1999年出生的大二学生实现零花钱自由,甚至比大部分普通白领的月收入更高。

不过当记者对小陈的月收入表示震惊的时候,小陈却很“谦虚”,他说在这个圈子里月入两万很一般:“我认识两个高中生月入几十万,跑车名牌表都买起来了。”说到这,小陈满眼佩服,“我现在还差得远呢。”

这两年,鞋圈广为流传 “中年人炒股,年轻人炒鞋”“炒不完的鞋,割不完的韭菜“靠炒鞋走向人生巅峰”……随着全民炒鞋时代的到来,球鞋市场几乎陷入疯狂,普通工薪阶层期望的收入已然不是鞋贩子们的目标值——曾经象征潮流文化的球鞋圈正在演变为一个巨大的名利场。

在很多球鞋爱好者心中,潮鞋只有AJ(Air Jordan)、椰子(yeezy)和其他球鞋,只要这两个封神系列发售新款,几乎都会引发轰动,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耐克和阿迪达斯门店前长长的队伍。

在成为鞋贩子之前,小陈也是排队者之一,从零花钱里辛辛苦苦攒下一些才够买一双鞋。“耐克每次在线上出新品都会抽鞋子,阿迪基本是线上抽排队资格,然后去线下实体店买。”

所谓“抽鞋子”,就是通过NIKE的官方手机软件Nike SNKRS抽签,由于球鞋每次的发行数量有限,抽中的概率与彩票中奖的概率不相伯仲,鞋圈戏称这款软件为“理财软件”——只要中签,转手就能卖掉赚钱。

而阿迪达斯在取得排队资格之后也不一定能买到鞋,小陈说,鞋子的发售数量永远都比排队码少。这个月7日,“黑天使”(阿迪达斯 Yeezy Boost 350 V2)正式发售,小陈抽到了武林银泰阿迪达斯店的排队码。当他6月6日晚上9点左右赶到武林银泰时,已经有上百号人在排队了。

当晚10点左右,记者在西溪印象城二期一楼的阿迪达斯门口也看到,有五六十个年轻男生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排队,有人在打牌,有人在组局玩游戏,都在苦等黑天使的到来。目前,这款发售价1899元的黑天使在电商平台上已经涨到了4449元。

火爆、难抢的一级市场造就了二级市场的诞生。去年暑假,小陈去宁波玩,恰好赶上天一广场的阿迪达斯店在发售椰子系列,他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在排队的信息后,鞋贩子主动上门求收购。在加价两百卖掉了自己和同学的鞋后,他又以每双赚100元的差价帮鞋贩子收了十几双鞋。光那一天,小陈就赚了2000多元。

利润当前,对球鞋就不止单纯的热爱了,许多像小陈这样球鞋爱好者也转身成了卖方。在这个由买和卖组成的生态里,几乎所有人都扮演着买家和卖家的双重角色。小陈说,在圈子里像这样自己亲自去排队,买一双鞋转手卖掉的人在鞋圈一般被称为“散户”,而在幕后从各个渠道收鞋子再卖出才是专业的鞋贩子。

散户、鞋贩子,还有品牌商家、球鞋爱好者,共同组成了一个产生暴利的炒鞋圈子。在这个“游戏”里,运动品牌享有绝对的话语权,他们控制鞋量和发售模式,鞋贩们吃肉,散户们喝汤,还有一些被雇佣排队的人是最底端的存在:拿着最少的钱,干着最累的活儿。最终,所有额外增加的成本,都由球鞋爱好者买单。

专卖店工作只为获取信息

炒鞋才是我的主业

小汪(化名)在杭州一家超市的耐克工厂店工作。表面上他是一个每月拿着四五千元的推销员,而在线上他则是一个对新款潮鞋动向了如指掌的炒鞋达人,在他的炒鞋记录中,椰子鞋、AJ等都赫然在列,一些联名款鞋也大多经手过,这让他在现实生活中像个潮人。

用他的话来说“炒鞋得来的收入早是我上班所得的数倍之多,之所以选择继续本职工作就是为了多一些内部消息。在外行看起来,这些消息不过是哪一款鞋几月几日发售,总计发售多少款,但在懂行的人看来,这些就是能换来真金白银的资讯。”

小汪解释说:“以倒钩鞋为例,这款鞋全球发售数量仅为一万双,分到杭州各门店的鞋子仅不到50双,当即我就和朋友联手囤了10双,没想到真的押准了,现在这款鞋的市场价已高出当时收购价1.5万元/双。”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ruyixie.com/xiebaopeishi/6025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如意新闻网 - 新闻资讯都在如意,祝人生如意 http://www.ruyixie.com

Copyright © 2018 如意新闻网,祝人生如意 版权所有 手机版

Top